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话语 > 肉麻的话 > 那份躲躲藏藏的初恋

那份躲躲藏藏的初恋

来源:文章阁阅读网 | 时间:2016-09-22 | 点击: 次 | 我要投稿文章

  年少的时候我是个爱慕虚荣的女孩子,不仅在成绩上与班里的其他女孩子比拼,在衣饰和情书上,更是不肯向她们服输。当然这些是在暗地里较量的,一旦被某个爱嫉妒的人上告了老师,这样的虚荣转瞬间就会灰飞烟灭,只留下尴尬和羞耻给自己。我与文康的初恋,便是在这样的小心和甜蜜里,越过“几何老太”的耳目,悄悄生长起来。“几何老太”是我们的班主任,这个“称号”并不是我们给她起的,而是她教数学,又姓何,常以“几何老太”自称,于是我们暗地里也这样叫开了。

  那时候已是快要读高三,文康和我,皆是几何老太最引以为豪的学生。记不清这段被温柔环绕的爱恋具体是怎样开始的了,好像是与几何老太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我们都常常在放学后被留下来加加小灶,或是在她窄窄的小房子里帮她批改一下试卷,如果改得快,她会将我们“强行”按在饭桌前,做饭给我们吃。她与丈夫,早早就离了婚,儿女皆已成家,她就一个人住。有时候我们猜想她是寂寞,想念自己的儿女,所以才对我和文康如此偏爱吧?还是十六七岁的小孩子,对她的这份关爱,并不怎样地领情,相反在她转身的时候,还会和文康狡黠地挤挤眼睛,笑她矮胖臃肿的身材。也就是这样无声的交流,让我们渐渐忘了对视的初衷,只看清了彼此眼睛里的依恋和柔情。我和文康,就这样在被称为“爱情毒药”的几何老太的眼皮底下,悄悄喜欢上了彼此。

  初恋的甜蜜足以让人忽略一切的阻力和危险,几何老太在讲台上义正辞严地重申,一旦发现恋爱者,即刻一刀斩断的时候,我和文康还在传递着温情脉脉的小纸条。她絮絮叨叨地给我们两个介绍改卷的规则时,我们手里握着的红色圆珠笔,早已换成了彼此发烫的手指。就连她在别的老师们面前夸我和文康的聪明时,我们还没有忘了给对方一抹温情的微笑。这样的爱恋还是敌不过周围同学的注意,第一名和第二名的爱情,他们除了羡慕,竟没有一丝的嫉妒。这不免让我和文康觉得得意,偶尔也会因为究竟谁先爱上了谁,而不大不小地吵上一架。那时候的我们,都脱不了骄傲和虚荣,小小的心,也会因为彼此排名的先后,而在说完甜言蜜语的时候,附带着给对方一句淡淡的挖苦。终于在有一次被几何老大批了落后文康的分数幅度太大时,在他略带张扬的笑意里,我张口便给他一句一“回去后把我写给你的字条都还给我!”

  东窗事发 几何老太的反应出人意料

  这样一句在我们之间常会有的任性的气话,终于让几何老太窥见了我们的秘密。几何老太一定是十二分的惊讶和气愤吧,她一向作为榜样在班里极力宣扬的学生,怎么竟会当着她的面就谈起恋爱来了,而且,竟然到了相互会闹小别扭的地步!几何老太几乎有两个星期都没有理我和文康,她不知道该怎样处理这件棘手的事情。她看上去有些慌乱,上课的时候看到我和文康高高举起的手,常常会走神儿,好大一会儿才能静下心来,故意跳过我们点下一个学生的名字。我很是为那一次的冲动而后悔,写字条跟文康道歉,他并没有怨言,而是忧心忡忡地问我“我们的爱情会不会死在几何老太的手里呢,我们怎么样才能免吃她的‘毒药’呢?”我想了许久,终于不太确定地回复说:“我们不下滑的成绩,或许会抵得住她的各种狠招吧。”

  就这样战战兢兢地过了十几天后,几何老太终于以“体察民情”的借口,将我和文康叫到了她的小屋。三个人尴尬地坐了一会儿,几何老太才清清嗓子开了口:“近段时间你们两个学习有没有什么困难,如果有,除了找我解决,彼此之间也得互相帮助一下,你们是我最得意的学生,我希望看到一年后的你们,都能给我添光彩,考个状元出来,这样我带你们的这三年,也算是功德圃满了……”

  没想到是这样的开场白,而且接下来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,给我们做她拿手的红烧鲤鱼。三个人像往常一样,聊着班里学生的学习状况,伴着楼道里小孩子的嬉笑打闹声,还有隔壁总也停歇不下来的钢琴声,各怀心思地吃一顿素常的晚饭。只是我和文康的手,自始至终,都没敢碰到一块儿去。而几何老太,也一反往日的急躁,边笑着看我们,边很慢很慢地将手里的一碗米饭吃完。

  那一顿饭,说不清是什么滋味。有点儿冗长有点儿冷清,但似乎也有一丝丝我们以前从没有体会过的温暖和慈爱在。至少,几何老太眼睛里的东西,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冷漠和阴霾。

  这之后更是出乎意料的安静,几何老太似乎把我们的地下爱情给忘记了,一如既往地将我和文康视为她门下最得意的弟子。而我和文康的爱情,在这样一场虚惊之后,竟像一条跃过了沟壑与灌木的小溪,开始在平坦的沙滩上,闲庭散步似的徐徐前行。但在见了几何老太之后,还是会有隐隐的歉疚在心里,继而觉得只有将她那功德圆满的梦想实现了,才不枉她放我们一马的宽容。

  功德圆满 感知那份温暖的牵挂

  就是怀了这样的目的,我和文康彼此憋足了劲儿,终于在高孝的时候,以文康的全市第一名、我第三名的好成绩,将欠下几何老太的这笔心债还清。去看成绩的那天,遇到同班的一个同学,他说“知道吗,几何老太退休回家去了,我们成了她的最后一届弟子。”我和文康相视一笑,异口同声地说出一句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  一直到大学毕业前,我和文康还认定,几何老太之所以放过我们,原本是为了在退休的最后一年,给自己留一个完美的记忆,假若因为惩罚我和文康,而在心里留下一块磨不去的伤痕,她这一辈子的教书生活,也会觉得遗憾的吧?

  终于有一天,我和文康手牵着手在小城的马路上逛街,跟几何老太碰到了一起。我和文康下意识地松开了手,没想到还是被眼尖的几何老太瞥见了,她像以前那样哈哈大笑起来,笑完了才道:“我就知道你们两个会在一起的。”我的脸徼微有些红,我说“老师,当年我们让你伤透了心吧?”几何老太依然是带着笑,只是这次的笑里,有无限的温情和怀念“不是伤透了心,是伤透了脑筋呢,我把你们当成我最优秀的孩子看,希望你们都能有出息,所以你们两个的爱情,我真的不知道是该斩断,还是留下根让它健康地成长。但幸亏我忍住了,因为两个最好的孩子在一起,做师长的除了担心,还是高兴更多一点儿哦,我真的是没有估错你们,果然是我教过的可以把握自己未来的最优秀的学生……”

  原来是这样的。那份躲躲藏藏的初恋,能够流畅地走下来,原本是有这样一颗心,在偷偷为我们温暖地牵挂着。

上一篇:初恋如雪
下一篇:哥哥的赛场
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