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故事 > 情感故事 > 那根刺藏在心里

那根刺藏在心里

来源:文章阁阅读网 | 时间:2016-10-13 | 点击: 次 | 我要投稿文章

  茉茉长得像孙燕姿,是公认的“班花”。她人缘好,歌唱得好,学习更是超一流,年段第一的宝座一直由她稳稳占据。班上的女生都叫她“大姐大”,男生对她更是言听计从。我和许多男生一样,偷偷喜欢她。

  老师家长宠爱,同学拥护,茉茉每天像快乐天使。只是这种情形只持续到初三,班上转来一个叫康乐的新同学。康乐刚来时,谁也没拿他当回事,他长得瘦瘦小小的,像豆芽菜。衣服又皱又短,一点不合身,班上的同学都笑他是乡巴佬。

  谁也没想到,这个不起眼的康乐,居然撼动了茉茉的霸主地位。第一次英语单元小测,他和茉茉以满分并列第一。茉茉的不开心很明显地挂在脸上,那几天,她一直闷闷不乐。

  “你不高兴?因为康乐?”我问她。

  茉茉不屑地瞟了眼康乐,漫不经心地说:“我有吗?”

  我笑了笑,不再说话,心里恨极了康乐。班上的同学,不约而同地集体孤立康乐,没有人和他说话,更没人和他玩。其实,大家都知道,这不是康乐的错,但谁也不愿意因为和康乐交往被大家集体排斥。

  康乐在班上很孤单,每天独来独往,形单影只,他落寞的身影常常落在大家眼里,但大家都假装没看见。有一次,我注意到康乐张着嘴,笑着和他的同桌打招呼,但那个男生瞥了他一眼,翻了个白眼,然后故意背对着他。康乐的脸在瞬间涨得通红,连耳根都红了。

  沉默的康乐变得愈加沉默,就连上课也听不到他一丝声音。以前,他偶尔会举手,用他乡音浓重的普通话回答老师提的问题,虽惹得大家一阵笑,但他似乎不介意。那次遭了白眼后,他总是低头走路,连正眼也不敢看班上的同学。

  看着瘦小的康乐,看着他低头走路的背影,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,觉得我们这样对他不应该,但一想到他的出现居然让快乐的茉茉不开心,我就无法原谅他。如果他学习差点也好,大家还会接受他。但他似乎就是鼓足了劲,非得在学习上和茉茉一争高低。

  老师最开心了,特别是老班,成天笑呵呵的,年级前两名都在他的班上,能不乐么?开口“康乐茉茉”,闭口“茉茉康乐”。有同学向老班抗议,抗议无效。老班说:“如果你们也能像茉茉康乐一样,我就万事大吉了。”

  有同学偷偷提醒康乐,让他在学习上不要那么张扬。康乐这时应该明白他被孤立的原因了,但他依然如故,学习的劲头好像比以往更足,有几次考试,分数都超过茉茉了。茉茉的变化很明显,在班上,她不再呼朋引伴,不再一下课就和女生聚堆唱歌聊天。她坐在靠窗的位置,时常在上课时托着下巴,脸朝窗外愣神。“为什么非得稳坐第一,偶尔第二不也挺好?”我有些想不通,但不敢去问她。或许,习惯了第一名的她,不愿意被别人取而代之。

  康乐的到来,结束了茉茉的一枝独秀。那以后,第一名一直在他们之间轮换,偶尔也会出现并列。康乐后劲十足,每次考试都是他第一个交卷,第一个离开教室。看着他离开教室,我们羡慕的眼神中盛满嫉妒。“臭小子,还真狂!”我在心里暗骂。

  春节期间,整个城市仿佛一片欢乐的海洋。我去找茉茉,想邀她出去玩。去到她家,她正一个人关在房间看书.“我哪有空?好多书都没看完。”以前,茉茉也爱凑热闹爱玩,特别是春节,谁有节目没邀她,她会好好损你一顿,说你太不够朋友,自己有玩就忘记她。

  看着茉茉瘦削的面颊,尖尖的下巴,我知道整个寒假,她一分钟也没放松过。从茉茉家出来,我心里恨死了康乐。这不识相的家伙,为什么总要和茉茉过不去呢?我心里寻思着,什么时候得找个机会好好教训他,替茉茉出口气。

  春节后的新学期,离中考只有几个月时间了。一回到学校,大家就自觉进入学习状态。老班说:“成败在此一举!你们能不能上重点高中,就看这几个月的努力了。”我是没指望上重点的,能上普通高中就不错了。

  茉茉在班上几乎不再说话,冷淡的表情像没有阳光的冬日午后。她不说不笑,更不哼歌了。上课时,目不斜视地盯着老师,下课也一脸沉思。那个活泼开朗爱说爱闹的快乐天使不见了,整个教室总感觉少了点什么。

  已经没有同学再去关注茉茉的心情,大家都在进行最后的冲刺。康乐前后桌的同学已经开始和他交往,他们要问他难题,要和他对考试答案。茉茉看在眼里,什么也没说,只是眼神更加冷漠。

  一天体育课,老师让我们做了准备活动后,就分篮球让我们自己组队打。我们都玩半场,一组五个人。一个篮球场,两队二十个人在玩,满满的都是跑动的身影和此起彼伏的呼叫。以往,康乐只有在旁边看的份,还有帮忙捡球。那天,因为一个男生请假,我们队缺一个,就有人叫他顶上来。康乐听到大家叫他,愣了一下,随后满脸笑容地跑过来。看得出来,其实他很想和我们一起玩。

  康乐分在我这组,他个儿矮,只能当后卫。可能他平时不常玩篮球吧,总是跑不到位,但他一直跟在别人的后面东奔西跑,累得气喘吁吁。看见他上跳下窜,我就来气,突然大声喊了一句:“快点!乡巴佬!把球传过来。”那声音很响,可能操场上的同学都听见了,忙转过头看。康乐愣神的同时,球也抛出去了,却抛给了对手。我马上跳起来,把球一下劫了回来,却狠狠砸向康乐,口中怒骂:“你这个狂妄的白痴!”康乐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,望着我。“接球!”我再喊。康乐没来得及动,篮球就直直地朝他砸去,重重地砸在他的脸上。全场一阵哗然,所有人都呆住了,连我自己也愣住了。

  “让你接球你怎么不接?”我没好气地问,心虚,却硬挺着。康乐看了我一眼,眼中满是不解和愤懑。他伸出手捂着自己的左边脸半晌没有说话,篮球落地后,“嗒嗒嗒”滚到一边去。我注意到康乐的脸,一会儿就肿胀起来,乌青一片。

  茉茉当时就站在篮球场外,她一直看着,没有说话。我不知如何是好,于是故作恼怒地说:“不玩了,不玩了,一点意思都没有。”想离开操场时,我听到有女生低声说:“真过分,欺负人!”康乐离开球场时,几个男生跟着他一起离开了,女生也跟了过去。才一会儿,整个操场就只剩下我和茉茉。我的脸热辣辣的,好像被人抽了一记耳光。我瞟了茉茉一眼,她也是六神无主,脸色苍白。

  康乐没有告老师,我没有任何麻烦,但我,还有茉茉,却从此成为同学们心目中最无耻的人。所有的流言蜚语都冲着我们。他们遇见茉茉,远远地掉头就走,看见我就翻白眼。围着康乐,他们却有说有笑。

  年少的心仿佛从云端倏地坠入谷底。茉茉的眼圈整日里红红的,我想,她一定哭了很久。她的成绩退了,从第一退到第三,退到第五,中考前的最后一次摸底考,她的成绩掉到了十名之外。我也无心读书,心里乱得像团麻。

  中考前一个月,康乐离开了我们班,他的学籍在外地,他得回去参加中考。这一年,他只是跟在市里打工的父亲过来读书,因为这里条件好。

  康乐离开后,我和茉茉才从老班那里知道这些,心里有难言的苦涩。茉茉眼泪扑簌簌地滑落,良久才哽咽着说:“其实,我们真正对不起的人是康乐……”

  • 下一章节:那根刺藏在心里
  • 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