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日志 > 空间日志 > 高中女同学

高中女同学

来源:文章阁阅读网 | 时间:2016-11-09 | 点击: 次 | 我要投稿文章

  高中同学来济南,大醉,谈起三十多年前的往事,恍若隔世,说起班里的男女同学关系,诧异,那时的我就是一标准的书呆子,只知道每天埋头苦读,全然不觉身边暗流涌动,小纸条横飞。原来,他们之间还有那么多或暧昧,或遗憾,或美好的往事,甚至有女同学说,她们私下里把女生和男生都配了对子,我始终没好意思问,配给我的是哪一位?我高中时是班长,虽然不那么称职,但班里的女生有多少心里还是有数的,印象里狼多肉少,真要配对子,像我这样木讷的书呆子恐怕是没人搭理的。

  我有一好朋友,人长得文静俊气,他天然早熟,有一天对我说,喜欢班里的谁谁谁,并和我说了他们之间的一些小秘密,我有些不可理喻,在我那时的心里,女人固然美好,但考学更重要,为了谈恋爱而影响高考,根本划不来,我好像劝过他,也好像没劝过,全然忘记了,大概懵懵懂懂中还是羡慕他的。他喜欢的是我们的班花,个子高高,容貌姣好,身材修长,性格孤傲,反正和我是没说过一句话的,细想起来,不仅是她,除了前后位之外,我好像就没和班里的其他女生说过一句话。

  他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,一旦决定了,便会付诸行动,他的脸上有几颗痣,好像也不是痣,就是斑斑点点的几个小点,为了爱美,他从化学老师那里要来硫酸,一点一点把它们都烧掉,当时不以为意,现在想来,好像也不妥当,因为目前医学界并没有用硫酸或者硝酸祛痣的方法,他会不会疼?会不会留下疤痕?这些全然不顾了,或许在他的心里,爱情始终是第一位的。

  后来,他果然将恋情谈得轰轰烈烈,最起码我们都知道了,班主任老师好像也在班会上做过批评,但这些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,年轻人的恋爱就像老房子失火,一旦着起来,想扑灭是很难的,对他,我是羡慕的,毕竟,班花只有一个,他追到了,别人便没了机会,幸亏我那时还懵懂未开。

  上高中时,我就是一个怪物,因为是随军,我就近在附近的镇上高中就读,和我一块的部队里的孩子几乎没有,他们的父母早在一波一波的裁军中离休或者转业了,剩下的大都年龄小我几岁,低我一到几级,我的同学百分之百都是附近村里的,他们彼此之间有些认识,有些不认识,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,他们都有着共同的乡音,有着共同的地域认同。和他们相比,我是彻头彻尾的外乡人,口音不一样,心理上更是隔着一道天然鸿沟,很难融入他们的圈子,别人看我很孤高,其实内心很无助,只好把一腔幽怨,满腹热情都投入到学习中去。

  好在学习还不错,印象里一直是班里前三,现在想来,这未必是好事,更增加了我的孤独,同学里能谈得来的就那么三五个人,其他的只知其名,生活中没有任何交集,就像生活在世外桃源,只知有汉,无论魏晋。女生就在眼前,但却像月中的嫦娥,缥缈在遥远的广寒宫,以至于现在同学聚会,说起高中女生,我脑海里一片空白,能对上号,但却连想象的空间都没有,因为根本没说过话,甚至有的连号都对不上。

  青春期大都懵懂,但像我这样一张白纸的恐怕不多,仔细深究,好像也喜欢过一个女生,但不是我们班的。那时我们这个级部共有四个班,我们是尖子班,有一些学习不好的文艺生被归为四班,她就在其列,中等个,微胖,圆圆脸,运动头,样子有些媚。每天早上跑操,她们班在我们前面,她拖在最后,而我在班级的前列,看她穿着宽松的裤子,斜着身子跑,隐隐约约间,丰满圆润的屁股一扭一扭,一颗寂寞的心不觉荡漾起来,想入非非。后来路上碰见她我就会多看她几眼,女人的心大都是敏感的,她大概感知了我的关注,再看到我就会对我嫣然一笑,这一颦一笑不要紧,把我一颗未经世事的心带得草长莺飞,再后来,白天夜里全是她的倩影,我甚至都有去向她表白的心,但在考学的压力面前,还是放弃了。

  我的这个秘密其实也不是秘密,年轻人藏不住秘密,我和几个好朋友说了,再后来,每到在校园里碰到那个女生,他们便打趣我,我会很羞涩的躲在一边,倒是那位女生,落落大方,并不介意和我的眼神交流,照样注视我,对我嫣然一笑,她算不上我的初恋,但应该是我高中时代唯一一个意淫的对象。

  后来,在夜总会里,我碰到一位小姐,长相酷似那位女生,酒酣耳热之际,我对她说了这段往事,她对我越发温柔起来,旁边的朋友张斌见了,戏谑的对我说,你干脆把她收了算了,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这厮长相清秀,性格颟顸,哪懂得一颗文艺的心,初恋是用来回忆的,真要是成了,反而少了些趣味,何况这个连初恋都算不上,就像李商隐诗中所云,“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茫然”。

  那年高考前我就生病了,考完后直接住进了医院,后来休学一年,和同学们大都失去了联系,以至于那段时间成了人生的空白,也不知道她那年考上没有,考到哪里了?想来艺术类的考生录取率大都不高,她再回去复读的可能性也有,往事如烟,这么多年过去了,一次同学聚会又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,不知现在那位女同学现在家在何处,过得怎么样?再次相见,是否会如辛弃疾《念奴娇.书东流村壁》所云:“料得明朝,尊前重见,镜里花难折,也应惊问,近来多少华发?”

上一篇:伤心的团聚
下一篇:心愿心语
文章评论中心以下发表的网友评论信息只代表网友的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此观点。